? 京津滬連續7年排名進入前十 ?

? 浙贛湘魯排名進步顯著??

2019年10月23日,北京師范大學中國公益研究院發布《中國老年人省級政策創新指數報告》(以下簡稱《報告》)。該報告旨在通過量化的數據分析,客觀呈現各地老年人省級政策創新度,以此推動各地加大政策創新力度,切實滿足老年人多層次、多樣化的需求。

根據監測情況,2018年中央層面出臺《關于印發促進護理服務業改革與發展指導意見的通知》《深度貧困地區特困人員供養服務設施(敬老院)建設改造行動計劃》等老年人相關政策,全國31個省份結合實際并有創新性的落實中央政策,共出臺322個老年人相關的規范性文件。通過掃描以上政策文件并結合往年情況,我們從8個方面設定了43個評價點,對全國(不包括港澳臺地區)31個省份的養老服務政策創新情況進行評價排名[1],并總結出8大老年人省級政策創新亮點與5個老年人省級政策創新趨勢。

一、31個省份老年人省級政策創新指數排名前十位

《報告》顯示,2018年中國老年人省級政策創新指數排名前十位的省份依次是上海、北京、山東、廣東、浙江、河北、吉林、河南、江蘇、天津。與去年相比,在指數排名上浙江、江西、湖南均進步12名,山東進步8名。

二、中國老年人省級政策創新亮點

亮點一:北京等九省份出臺養老服務相關條例,養老服務業誠信體系建設北京全國領先

截至2018年,北京、天津、河北等9個省份出臺有關養老服務的條例。2018年,北京出臺了《關于推進養老服務業誠信體系建設的指導意見》和《北京市養老服務機構信用信息管理使用辦法》,是全國領先開展養老服務業誠信體系建設的省級單位。

亮點二:山東機構養老服務政策創新全國領先,上海打造標準化農村敬老院

截至2018年,山東、北京、天津等13個省份已制定養老機構服務細分標準,山東已出臺《農村幸福院建設與運行規范》等15項地方標準,進展迅速。廣東、山西、內蒙古等18個省份制定養老機構公建民營實施辦法,廣東省《關于進一步落實特困人員供養服務機構公建民營社會化改革的通知》通過采取縣級區域統籌打包模式引入社會力量運營特困供養機構,實現了社會運營方連鎖化,標準化,專業化發展。上海、浙江、福建等10個省份提出農村敬老院升級改造具體計劃,《上海市農村地區養老美好生活三年行動計劃(2018—2020)》打造標準化農村敬老院。

亮點三:上海社區居家養老服務政策全面領先,北京等單項政策突出

上海于2018年出臺《關于開展社區“養老顧問”試點工作的通知》,全國首創養老服務顧問制度。北京《關于做好2016年養老機構輻射社區居家養老服務工作的通知》和上海《關于鼓勵和引導本市養老機構提供社區居家照護服務的實施方案》引導養老機構提供社區居家服務。上海、重慶、貴州等12個省份編制居家社區養老服務設施規劃,《北京市社區養老服務驛站建設規劃(2016年—2020年)》規范化程度最高。上海、內蒙古、甘肅等7個省份明確建立居家養老服務清單制度,其中上海《社區居家養老服務規范實施細則(試行)》為每一項服務的具體操作提供指引。

亮點四:河北、黑龍江等省份引領農村養老服務政策創新,內蒙古等單項突出

河北、內蒙古、黑龍江制定了建立農村留守老年人信息臺賬與開展定期探訪的具體措施。河北、內蒙古、江蘇等17個省份明確為農村養老服務設施提供資金支持,《江蘇省利用中央專項彩票公益金支持農村幸福院項目實施辦法》最為清晰。黑龍江《關于建立健全農村留守老年人關愛服務體系的實施意見》和湖南《關于進一步加強農村留守老年人關愛服務工作的實施意見》建立留守老年人風險評估制度并要求每年至少組織開展1次。

亮點五:北京、上海、江蘇、山東領銜推動長期照護服務政策,河南、廣東單項政策突出

截至2018年,北京、上海、江蘇、山東等16個省份明確老年人能力評估標準,上海出臺專項地方標準《老年照護等級評估要求》。《關于北京市市民居家養老(助殘)服務(“九養”)辦法的通知》最早探索老年人護理補貼。吉林、山東、上海、江蘇確定開展省級長期護理保險制度省級試點工作,其中吉林、山東、上海在所有地市級城市推廣長護險。

亮點六:浙江、山東在醫養結合政策創新方面表現突出,上海設置認知癥照護床位全國領先

截至2018年,浙江、山東等6個省份明確提出社區醫養結合支持政策,讓老年人在社區養老中獲得便捷的醫療衛生服務是共同特征。浙江、河南、四川、青海出臺醫養結合機構服務規范,對醫養結合機構服務和管理提出要求。河北、山東確定開展安寧療護人才的培養,設立安寧療護培訓基地,河北《關于遴選安寧療護培訓基地的通知》最為詳細。上海《認知癥照護床位設置工作方案(試行)》引領全國。

亮點七:內蒙古、上海、安徽、浙江引領養老人才政策創新

內蒙古、上海、浙江等省份實行養老護理員積分落戶政策,上海《關于加快推進本市養老護理人員隊伍建設的實施意見》規定的落實細則最為明確。安徽、上海、浙江等省份出臺中高職、普通本科學生“入職獎補”政策。《吉林省民政廳關于推動幸福養老工程建設十二項措施》和《浙江省養老服務條例》提出建立養老護理員工資指導價位發布制度。

亮點八:河南省養老產業政策創新水平走在全國首列,河北、云南、陜西、江西各有單項突出

截至2018年,河南、河北、陜西等12個省份明確為老年護理智能產品研發企業提供政策優惠,高新技術企業所得稅減免是普遍舉措;河南、江西、云南、河北等18個省份出臺政策為康復輔助器具產業提供金融扶持;河南、河北、甘肅等12個省份在《關于加快發展健身休閑產業的實施意見》中明確為老年人體育健康產業提供金融支持。

三、2012—2018年中國老年人省級政策創新排名特點

特點一:東部地區老年人省級政策創新持續引領全國

2012—2018年,在東部地區的10個省份中,北京、天津、上海3個省份連續七年進入全國前十名;其中,北京于2012—2013年連續兩年位列全國第一,天津于2015年成為全國第一,上海于2016—2018年連續三年位列全國第一;山東于2012—2016年連續五年進入全國前十名,并于2014年位列全國第一。

特點二:各省排名變化相對平穩,北京等九省份至少有三年進入前十名

對比2012—2018年排名結果,我們發現全部31個省份整體變化相對平穩。北京、天津、上海、山東排名最為穩定,變動幅度最小。浙江、江西、湖南、山東等省份則在觀測年份內進步明顯。中部地區的6個省份中,河南3次進入前十。西部地區的12個省份中,內蒙古、陜西、青海、新疆均有2次進入前十名。東北部的3個省份中,吉林4次進入前十名,遼寧、黑龍江均有1次進入前十名。

特點三:經濟水平并非政策創新排名唯一決定因素,河北等中西部省份創新力度突出

省級政策創新排名高于人均GDP排名的省份有15個,其中,高于10位及以上的省份有5個,依次為河南(10位)、河北(15位)、安徽(11位)、江西(11位)、廣西(10位),有4個省份屬中西部地區;高于5—9位的省份只有4個,為山東(5位)、吉林(7位)、黑龍江(6位)、甘肅(7位);高于1—4位的省份有6個,依次為上海(1位)、廣東(3位)、寧夏(1位)、山西(2位)、貴州(2位)、云南(4位),也有4個省份屬中西部地區。

四、中國老年人省級政策創新趨勢

整體來看,隨著人口老齡化程度的快速加深,我國各省級政府對養老服務業的支持力度在逐步加強。未來,我國各省份養老政策將呈現五大創新趨勢:一是隨著長期護理保險試點地域范圍的進一步擴大、《老年失能預防核心信息》《阿爾茨海默病預防與干預核心信息》等預防干預信息的編發、省級范圍內老年人能力評估標準的統一,老年長期照護體系建設加速推進;二是中央與各省出臺政策或具體措施鼓勵引導養老機構發揮技術優勢,為社區養老、居家養老提供支撐,居家、社區和機構養老融合發展將進一步加快;三是《深度貧困地區特困人員供養服務設施(敬老院)建設改造行動計劃》《養老機構服務質量基本規范》《養老機構等級劃分與評定》《關于進一步加強特困人員供養服務設施(敬老院)管理有關工作的通知》等政策或標準的實施促使農村特困養老服務機構轉型升級不斷加快;四是老年照護師、醫療護理員、社區養老顧問、健康管理師等多形式養老人才培訓不斷涌現,以醫療護理員和養老護理員為主的養老服務人才培訓提升行動將全面啟動;五是《城企聯動普惠養老專項行動實施方案(試行)》的啟動首次以中央預算內投資的方式推動養老服務產業發展,政策與資本的結合將促進健康養老產業進入新的發展機遇期。

?[1]數據均來源于各省政府及相關部門官方網站。


文章來源 | 中國公益研究院

圖片來源 | 中國公益研究院

網站編輯 | 盧玢妤